【校咖秀】不刻意、平凡着燃烧——记“未来园丁明星”候选人刘文萍

[来源:原站数据     发布时间:2014-11-10     浏览:327次]

   

    1,学姐入选校园明星之后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在付出了很多之后会有怎样的感觉?
    入选校园明星,其实也不是刻意去追求,。但是入选校园明星,是对我的一种鼓励,我更把它看做是一种激励。我感觉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投入更多的精力,并享受其中的乐趣,这才是自己所追求的。
    2,学姐是全能型人才,那么在生活和学习中,是怎样安排活动与学习的呢?如果二者发生冲突,学姐是怎样去协调处理的呢?
    一个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是我每天去奋斗,学习的动力。提前一天安排好自己下一天的学习、工作,则会让我的生活显得有条不紊。当然我也担任我院团委副书记,有时候工作学习确实会冲突,但我的处理方法一般是,尽可能的兼顾工作,当然也不能因为工作而影响学习。
    3,学姐连续四届获得校级“从师(业)技能大赛”一等奖,这其中肯定有付出的努力和一如既往的坚持,那么学姐平时又是怎样去训练自己的呢?比如说有详细的计划或是很好的习惯?
    作为师范生,尤其是百年老校的教育学院的师范生,专业功底肯定是从日常学习中向老师学习、积累的。当然,将自己的兴趣点的培养与将来的职业取向相结合,更是提升自己专业技能的良方。
    4,学姐是教育学专业,又有支教经验,对支教有着很深的感情,在西北很多贫困地区依然很缺乏教师,那么学姐怎样看待当下大学生会因为条件的艰苦和没有薪酬 而不去支教的问题?
    人各有志,在价值取向多元化的今天,我们无法以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其他人。就我而言,不要好高骛远。作为“中国梦”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大学生,我们更应该将自己的青春投入到为广大的老少边穷地区的服务当中去。农村是一片大有可为的天空。
    5,学姐不仅在学习和学校工作中表现卓越,而且在体育运动中也是积极参与并且获奖,那么学姐对于体育运动是兴趣爱好还是特长,或者是锻炼身体,在此过程中又是怎样坚持下来的呢?
    体育运动,当然它的现实意义是强身健体,但我个人认为,参加体育运动,还可以舒畅自己压抑的心情。也就是说,体育运动不仅可以通过出汗,排出身体中的毒素,还可以排除负面情绪。
    6,学姐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计划吗,或是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是怎样的呢?是具体的还是宏大的,又是怎样有选择性的朝着它发展努力呢?
    自己的未来计划,是继续深造,在学术和教学上,我希望能够越走越远。所以目前的职业规划就是好好学习,上研究生深造,将来回到西北师大,为自己的母校做出更大的贡献。
    7,学姐认为,作为一名教师,摆在第一位的应该是什么?管理学生是从严还是从宽?又对教师这个职业有着怎样的看法?
    首先,我个人认为一个教师最重要的是对孩子的喜爱以及对孩子的尊重。我们只有喜爱孩子才会用一种平和宽容的心态去看待孩子的问题,才会与他们没有很多的隔阂以及与他们融洽的相处;虽然是以一个教育者的身份出现在三尺讲台上,但是我们不可以忘记我们的另一重身份——普通人,所以我们要尊重和拥有同样身份的孩子。
我不认为教师只能有严或者宽其中的一种管理方式,我们完全可以将两者结合起来恰当地运用,这样我们可以更好地与孩子们相处,也会让他们明白那些东西是值得他们去思考或者反思的。
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虽然现在教师这个行业面临着许多问题,但是我们不能够因为困难就放弃,我们要在实践中找到问题出现的原因而对此进行力所能及的弥补。教师不仅要言语传授知识,更要做到身教。
    8,大学里,有很多优秀的人,他们有的擅长学术,有的擅长交际;也有很多碌碌无为的人,觉得自己本本分分做自己的事就好了,也不想着去干出点成绩;更有很多一事无成的人,每天懒散没有上进心,所有的事都得过且过,学姐认为,在大学里,我们应该是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生活学习,每种类型的人生活的价值又在哪儿?
    我们每个人心中的理想不同,每个人给自己规划的航线不同,所以我们不能够一言而盖之。我们不能够说那个没有上进心的或者是得过且过的人就没有价值而言,他们或许是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在自己的脑海中一次又一次地策划着某些事情,只是他们没有把这些东西展现出来而已罢了。
    9,进入大学,也就进入了一个微型的社会,我们也会慢慢从单纯蜕变到成熟,在这期间,待人接物处事变得重要起来,学姐觉得应该怎样去掌握这种能力,是有意识的去锻炼,还是顺其自然的去慢慢接受?
    好多东西虽然可以速成,但是他的内涵还有待考量。今天,我们市场上充斥着速成鸡,但是我们却并不是很接受它,因为它带不给我们需要的口感,所以我们要根据事情发展的情况来进行适时适情的锻炼而不是刻意而为之。所有的东西都是有一定的发展规律的,我们不可以违背规律急于求成,那样只会是鸡飞蛋打一场空。

                                                                         (编辑:高幼玲)